外蒙古是怎么独立出去的(蒙古国怎么独立出去的)

外蒙古在北洋时期独立,终于有可能名实统一,虽然有国际压力,但蒋公个人意志占了相当分量。1937年,蒋公表示支持蒙古独立。从1945年到1953年,蒋公和他的政府一直支持和承认蒙古的独立(1949年没有改变)。
其实蒋公很早就想承认蒙古独立了。《 蒋中正总统困勉记》记录,1936年4月2日,蒋公上说:
俄罗斯的出现,已经让我没有了违抗暧昧的余地,更没有了顺势而为的想法。只注重事实,我的革命主义似乎没有用。第二,蒙古的领土和主权必须得到俄罗斯的承认!
但是,1937年4月23日,《 蒋中正总统困勉记》记载,蒋公说他可以承认外蒙古为永久独立国家:
先和俄罗斯谈判解决外蒙古和中国直接谈判的问题;中俄联合宣布承认蒙古为永久独立国家。
这说明蒋公心中同意蒙古外独立是可以商量的。
在1945年7月5日《 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的记录中,蒋公在日记中写道:
看了文子东海的报告,知道斯大林坚持要蒙古独立,否则就有协议不能成立的迹象。经过深思熟虑,俄罗斯决心赢得蒙古的请求,决不能通过任何高度自治或允许其军队留在该国的手段来满足其愿望。不允许的话,东北和新疆各行政区的诚信就谈不上了,共产党的问题就更难解决;而且外蒙古实际上已经被俄罗斯占领了。如果是假名,遭受了实实在在的灾难,那绝不是谋国、作出痛苦牺牲的方式。为了换取东北、新疆和全国的统一,决定允许外蒙古在战后投票解决独立问题,并与俄罗斯就东北、新疆和中国共产党进行谈判作为交换。对外蒙古独立的教义和道德都没有问题,但今天俄罗斯的关键不是蒙古真正的独立!
由此可见,无论从“主义”还是“道德”上,蒋公都不反对蒙古独立。蒋公关心的是这个筹码换来的东西够不够。
1949年8月31日,行政院决定向联合国大会控告苏联违反《中苏条约》。然而,在叶公超外长报道的控制苏联计划中,并没有否认外蒙古的独立,而是指责苏联“藐视外蒙古独立,帮助外蒙古入侵我国边境(如白塔山事件)”。显然,“蔑视”和“侵略”都把外蒙古当成了一个独立的国家。
1951年2月25日《 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记载蒋公回忆说,他承认外蒙古是自己主动的,而不是苏联和美国胁迫的:
回顾承认外蒙古的独立是我国政府对国内民族和国际社会最重要的政策之一,但这完全是出于我自己的倡议,绝不是外部胁迫的略微被动的局面。但是,很遗憾,在东北主权完全恢复后,我不能坚持给予东北独立。在今后的反共反俄战争外交政策中,主要政策应该是收回外蒙古或者委托给我,怕轻易放弃很难。我能怎么做呢?但是,我可以放弃,也可以从自己身上接受,但要看我能不能自强不息。
1952年1月29日,控苏案通过,《 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记载蒋公在日记中说承认外国独立是信守诺言的举动,并不后悔:
反苏案通过时,美国代表库珀解释说,中国做出了很大让步,一直信守承诺和义务,俄罗斯控制东北后,以此为基地入侵朝鲜,从美国代表口中出来,觉得(最)手淫。因为当时俄国进入东北接受日本投降时的残酷和欺诈,我知道它的条约是无效的,尤其是
1953年2月10日《 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记载,蒋公在研究废除《中苏友好条约》时,仍准备继续承认外蒙古独立,并起草《扶予外蒙独立宣言》:
当“叶尔达”秘密条约被废除时(按:“雅尔塔秘密条约”),它宣布废除中苏友好协定,为蒙古独立宣言做准备。今天外蒙古人民已经完全被俄罗斯皇帝奴役,外蒙古的土地已经成为俄罗斯皇帝的附庸,没有独立和自由。所以肯定是违背当时宣言的宗旨,所以应该废除。但是,今后在蒙古独立和自由的威胁消除,独立和自由能够得到保障之后,还是应该给予的。
但20日,蒋公改变主意,决定不承认蒙古独立。24日,“立法院”通过了《废止中苏友好条约案》,25日《 总统蒋公大事长编初稿》记载蒋公在日记中写道:
此后不仅东北铁路和旅大的主权没有问题,就是蒙古的独立也取消了,仍然属于我国领土。除了《中苏友好条约》中的换文附件,其他国家没有证书。这是余政治生涯的一大遗憾,从此可以消除。八年屈辱,四年艰苦奋斗,证明一切不合理的委屈和痛苦,只要能报效一生,报仇雪恨,最终都会请上天早日保佑,达到复仇复壮的目的。
从这些材料推测,蒋公不再承认外蒙古独立更像是“三年反攻”的失败和朝鲜战争大局所设定的政治操作;如果政府还有反击的希望,估计蒋公不会改变态度。即便如此,20世纪60年代初,台湾当局从联合国放水,蒙古加入联合国。
原标题:我们外蒙古是怎么独立出去的?
一个
浅谈外蒙古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yunjie365.com/baike/1082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